搜索

2019年Q1苹果iPhone在中国出货量暴跌...

发表于 2020-02-18 23:59:33 来源:羝羊触藩网


研究显示,中国所谓的“工作满意度”与生产力间有时是相互矛盾的,而工作满意度时常会被错误地认为就是幸福感。

王功权是法人代表兼总经理,量暴冯仑和刘军是副董事长。但是没有任何一家风投愿意跟进,出货因为没有人愿意参与到「downrounds」里面。

」但是,量暴如果我告诉你,量暴现在一些顶级的风投公司,其实会同时采取两种不同的估值方式,比如Powerlaw和Downtohearth,你会不会有一些惊讶呢?在SaSSy的这个例子上,VCOldschool是采取最为保守的估值方式,它就按照现在公司目前的收入做估值基础,确定了一个收购价,甚至还愿意比这个价格更低一些。这次,中国他是想搞一个将文人、学者、艺术家和有钱有闲的富人阶层连接起来的平台“让中国的富人受些文化熏陶”。结果,出货那位创始人拉着王功权的手就不撒开,两个人在马路牙子上又谈了一个多小时“早遇到您我就不用这么痛苦了”。

多说一句:中国在欧洲,这种追求高风险的行为是非常罕见的。

最后,出货希望借助本文,身为创始人的你能够在融资路上走得更加稳健。

因为绝大多数的风投公司更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:量暴创业团队在A轮融资完成之后,量暴还能持有公司绝大部分的股权,这样才能保证他们能够有动力继续好好运营下去。理由:中国「我认为这家公司在2020年会以超过1亿欧的价格被收购,所以我愿意在500万欧的基础上,选择至少4倍的系数来计算估值。

我还在现实中见过更糟的,出货一家初创公司在还没拿得出来实际产品的时候,出货以2000万欧元的估值,通过种子轮融资300万欧,接着再A轮融资,他以50万收入作为估值基础,寻求5000万欧元的融资。她给大家诉说了作为风投来说,中国极力避免的一些局面,中国而创始人应该在A轮和B轮融资的时候做好哪些心理准备,尤其是提醒创始人,别沉浸在公司的高估值中狂喜,接下来的路有可能充满挑战。村旁50米,出货一条小河静静流淌上百年。

作为一名融资顾问,量暴如果是为了我的创始人,量暴针对投资条款书上的每一句话进行你来我往的争夺,这种感觉非常棒,因为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为他们争取到更好的条件,有些时候甚至因为某些优势,让本轮融资额翻倍。

随机为您推荐
版权声明: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© 2016 Powered by 2019年Q1苹果iPhone在中国出货量暴跌...,羝羊触藩网   sitemap

回顶部